第2339章 那些花儿【感谢大家】

    外景天上,

    武西行冲到三秦面前,目光凶狠,

    “师兄,我要去天择大陆!我要去看看李师兄的剑碑!”

    三秦用更凶狠的目光回瞪回去,

    “修行!练功!天择剑道碑我们一定会去!但现在,我们要做的首先是珍重好自己!”

    ………………

    宇宙极深处,凤巢方向,传来一阵悠长的哀鸣,其音之恸,绕星不绝……

    那是对命运不公的抗争,是失去挚友的痛彻心扉,是天人永隔的无力……

    从来都没听过高贵如凤凰这样的太古圣兽会这样的情绪波动,这让凤巢周围的生灵都小心翼翼的夹起了尾巴,就怕撞在这只明显处于暴走边缘的凤凰爪下!

    ………………

    玲珑上界,玲珑君长长的叹了口气,

    “我们都看错他了!在他的玩世不恭之下,有一颗最真挚的心!

    这样的人,可以为终生之友!可以托付一切!

    可惜……

    不过对你来说,也不知是好事坏?”

    蛰抬起头,“人类是这个世界最复杂的生物!

    你以为已经了解了他,其实不过是皮毛而已!

    有情大道我已经放弃了,不过我可以做点什么,你知道,我其实欠那小子一点人情……”

    玲珑君怅然,“剑道碑?下一个先天之碑?不屈之精神?

    我想,其实我们灵宝一族最缺的就是这种精神吧?”

    蛰哼了一声,“天道在給了我们无限的生命时,就抹去了这种精神!

    那是寿短者的专利!想体味不屈,你得先折寿!

    这小子!他可能成为这个宇宙最伟大的剑仙,可他竟然生生放弃了!”

    玲珑君摇摇头,“不,你错了!

    他从来也不是个剑仙!就只是个剑徒而已!

    何谓徒?会犯错误,有时冲动,偶尔也不走脑子,喜欢喝酒吃肉,喜欢采风,喜欢无所事事,招猫逗狗……

    他就是个剑徒,因为他觉得做个任性的剑徒要比把自己包装起来的剑仙更舒服!

    他喜欢,就去做了,就这么简单!”

    ………………

    莲花和尚怅然,原本以为,这个好对手会一直陪他走下去的,哪怕是作为对手,至少在仙界也不会显得过于枯燥,

    李乌鸦合道成仙时他都没什么情绪波动,因为认识了八千年,他非常清楚的知道,只要是这乌鸦想要的东西,他就一定能搞到手,从来没变过!

    这也是他果断放弃道德大道的原因!现在看来,无比的正确!

    但这家伙,怎么就没了呢?

    不应该啊!就算是仙界没了,他也觉得这祸害会依然存在!

    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甩下他走了?

    不过他走的方式很乌鸦,自宇宙生成,万灵诞生,你见过谁走了还带着一个先天大道走的?

    一定有阴谋!

    没准这家伙现在正躲在某个角落里偷笑呢!

    他不能上当!别人都上当了,他也不应该!

    想玩我莲花?

    不可能!

    ………………

    内景天中,戈和小黑,山猪相对无言,只是一杯接一杯,条案上都是大鱼大肉,有四副盏筷,

    “我原以为,是你来送我的……没成想,竟然是我来送你!

    这个没心没肺的,都特么走了还要占老子便宜!”

    小黑把那杯酒洒掉,再倒满,

    “师兄不在乎的,只要他自己不想走,就没人能逼他走!他一定有自己的原因吧?

    我知道,师兄其实是个很恋旧的人,从那次取经我就知道,远不是像外面表现的那么冷酷!

    他最心爱的人回不来了,我想他一定是心苦的?哪怕修成了神仙也改变不了?

    没意思了,就走了,他不在乎的!”

    山猪大大咧咧的看了两个一眼,

    “你们在说什么?走了就走了呗!多大个事?值的哭天抹泪的?老猪我也走过,还不是被师兄給找回来了?

    现在师兄走了,老猪我再把他找回来就是!

    明日我就出去内景天,我就不信……不过如果真找到他,我老猪就要当一次师兄了,嘿嘿……”

    ………………

    林狐幽境,洋溢在一片欢腾之中,最新的消息,仙界解除了对天狐一族长达百万年的居行限制,它们终于重获自由,现在在做的不过是在和鬼宿上仙讨论如何安置的问题,有太多的星域选择,需要仔细权衡。

    唯一不协调的是,在柒柒的庭院中却传来了悠伤的琴音,哪怕再不懂音律的人,也能从中体会到那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触。

    ‘林狐幽境小狐仙,也识红尘也识缘;心动即是心死时,才知红尘本不堪!’

    ………………

    “醒过来了,醒过来了……”

    魏国光睁开双眼,看着周围聚满的大唐俱乐部一票的人马,有教练,也有管理层,其中有真正关心他的,也有幸灾乐祸的,还有管理层怕担责任的。

    晃了晃脑袋,他这才想起来刚才的心脏差点就要了他的命,不过幸运的是,他挺了过来!

    不能再拖着了,一定要去医院把这个问题彻底解决,虽然他人活着很失败,但还没到想死的时候呢!

    坐起身,想着手里应该还有他心爱的剑,现在却不知去了哪里?

    现在也不是关心这些小节的时候。

    一个干练,清脆的声音响起,“国光?你到底有事没事?刚才可把大伙吓坏了,都说你已经失去了心跳,以前没听说有这问题啊?

    我们已经通知了急救,估计还得等一会,你也知道现在这时间正是塞车的时候,他们来不了这么快!”

    说话的是大唐惧乐部的总经理,庄青眉庄大美女,平时很看重他的能力,和他在日常接触中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接过庄美女递过来的湿巾擦了擦脸,这才回过神,把前因后果想了个清楚,

    “我没事,让救护车回去吧!费用我自理,感谢大家的关心,身体这种事我自己清楚,不会当儿戏,不过现在,没必要兴师动众的!”

    一番嘘长问短中,大家各自散去,毕竟这个时间段正是俱乐部客人最多的时间,大家都很忙,既然没事,还瞅什么?躺倒的又不是大美女!

    魏国光活动了一下手脚,没有如何问题,心脏的突发来的快去的也快,

    自己走到门口,身后传来庄美女的关心,“真的没事?”

    魏国光转头笑笑,他今天就感觉和这美女上司特别的亲切,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没事,我自己回去就好,可能要请几天假,把自己弄清楚!”

    ……走出大厦,他就觉得自己今天很奇怪,不是因为心脏病,而是某些其他的东西,站在滨海城微凉的夜风中吹了一会,才意识到了奇怪的地方,是的,是那个梦,很奇怪很逼真,仿佛是一生的时间……

    更奇怪的是,梦到了什么,他现在竟然全都忘记了,这很不同寻常;他虽然不常做梦,但从来有梦时,都能回忆起其中一些支离破碎的东西,哪像现在,一点印象也没有!

    是因为心脏的原因么?也懒的细究,不重要!

    手机响起,是老熟人,

    “国光,明天晚上老姚记,咱们喝两口,有时间么?三秦老头也在,挺长时间没见你,老头说想你了!”

    放下电话,他摇了摇头,自己这身体情况适合喝酒么?不过他真的很想见见两个老朋友。

    打电话的是市击剑队的教练,身体魁梧,外号大象;三秦老头则是击剑馆的看门老头,有些来头,来馆里发挥余热的。

    蹬着山地车,他尽量让自己的动作轻柔些,这个心脏啊,真是让人头疼。

    回到家里,老母亲給他冲了一碗黑芝麻糊,她是少数几个知道他身体状况的。

    魏国光的饮食习惯是很讨厌这些甜腻腻的东西,很多时候都是喝两口就放下,老母亲也拿他没办法,但今天,不知为了什么,他觉得这碗黑芝麻糊就代表了某些其他的东西,于是坐下来大口大口的喝,一边和老母亲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话,和以前一回家就把自己闷在房间里完全不同。

    看他心情很不错,老母亲试探着,

    “国光,我听人说小然那里单位效益不好,裁了些人,她没靠山,脾气又倔,这外地女孩子在滨海不容易,要不你去看看?看能不能帮上她?一日夫妻百日恩,小然是个好姑娘,偏你这狗脾气……”

    魏国光纠正道:“妈,她已经不是小姑娘了,是成-年人了!而且我去看她,还帮忙,这合适么?”

    老太太哼了一声,“有什么不合适的?你没娶她没嫁,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讲究这些?好歹一起生活了这么些年……”

    出乎老太太的意料,儿子答应的很痛快,“成,明天就去,您不能让我现在就去吧?”

    老太太口中的小然,就是安然,他的前妻,其中的原因也很复杂,自离婚后他是一次也没去看过,但现在,却不知怎么的,心中有了看看她的**。

    我这是怎么了,好像一切都变的和以前不一样了?变的不是身体,而是脑子里的东西,

    以前一直不放在心上的,现在开始在意……

    躺在床上,想着这些烦心事,却觉得生活还是美好的,

    有前妻,有臆想的对象,有酒友,生活也许很平凡,却让他有一种踏实之感。

    我这是,一梦之后,大彻大悟,归于平凡了?

    ………………全书完………………

    ……请看感言……(Www.23u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