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其实鲛人公主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不过也因为她天真善良所以她才不想红樱失望。(www.23uu.org)

    时间转眼就过了三日,鲛人王整整和鲛人一族的长老们商议了三天,最后的商议之下还是不能将鲛人族圣物借给红樱。

    鲛人王将结果告诉红樱后,并允诺除借鲛人族圣物之外,任何要求他都答应。

    “多谢鲛人王的好意,红樱别无他求!”告辞鲛人王鲛人族公主之后,红樱并没有离开南海。

    而是找了一处无人之地伺机将那圣物抢到手。

    这天红樱用巫族秘法易了容,来到了一个酒楼打算吃点东西,顺便打探一下圣物的消息。

    可是这菜刚上齐没多久,隔壁雅间中就传来了两个人的谈话声,隐约间红樱还听到了鲛人族圣物的字眼,于是立马放出了一只蛊虫,让蛊虫偷偷爬到了对面。

    这蛊虫名唤同音蛊,它所听到的任何声音,都会传给它的主人。这是红樱百年前无聊炼制出来的,原以为派不上用场的,现在倒是挺方便的。

    “消息可属实?”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

    “千真万确,我的人已经都安排妥当了,可别忘了你我的约定,若是你反悔,那圣物你也别想得到。”另一个声音响起,但是这声音红樱似乎什么时候听到过。

    这倒是让红樱没想到,她来南海也没多少时间,碰到的鲛人或则其他海族是少之又少,更别说还和她说过话的了。

    最后红樱锁定了第二个说话的人应该是鲛人一族皇宫里的人。

    看来这鲛人一族似乎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

    不过不管这里面水多深,漩涡多大,她都要闯一闯。

    正在她想着事情的同时,那边的声音继续传来。

    声音沙哑的人“我要的只是圣物,对你们鲛人一族的王位我可没兴趣。”

    “既然如此,那还是按原计划进行,成功后你拿你的圣物,我当我的王,往后各不相干。”

    “呵,若是鲛人王知道他的同胞弟弟一直觊觎着他的那个位置,不知何该怎么想!”沙哑声音的人笑了一声,嘲讽了一下那个和他谈话的人,也就是鲛人王的同胞弟弟。

    “彼此彼此,你想要拿圣物不就是想把那个女人带走?我们各取所需罢了。”鲛人王同胞弟弟也笑了一下,他们都有各自的目的,说不上谁比谁卑鄙。

    鲛人王同胞弟弟说完后,就直接离开了雅间,红樱担心雅间的另一个人发现蛊虫立马将蛊虫召唤了回来。

    可是她并没有发现她将蛊虫召唤回来后,隔壁雅间的人往她这边的雅间看了一眼。

    红樱沉思了好久,觉得这是她拿到鲛人族圣物最好的机会,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只要当好这个黄雀就好。

    于是,红樱打算这几日跟着隔壁雅间的这个人就好,一旦他们动手她可趁机半路截住。

    但是一想到那个天真善良的鲛人族公主,红樱又有些不忍心。

    最后只得劝服自己若是鲛人族公主有危险她再帮一把就好。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又过去三天,这天是鲛人王后的寿辰,整个鲛人一族喜气洋洋,皇宫也是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红樱易了容偷偷跟着神秘人带着的属下在鲛人王同胞弟弟的安排下混进了鲛人族的皇宫中。

    宴会上,神秘人一直坐在座位上喝着酒,而鲛人王的同胞弟弟正在为鲛人王迎接着前来的宾客。

    红樱和神秘人的手下都守在不远处,那些属下们只看着神秘人,而红樱时刻观察着宴会的情况。

    鲛人王后和鲛人王一起坐在最上方,而鲛人公主坐在下方第一位,公主开心的正吃着点心,并没有发现这里即将面对着什么。

    似乎感知到红樱的动静,坐席上神秘人面具下的脸不动声色的笑了笑。

    “海族前来恭贺,我海族首领特意寻了这颗万年碧海珠送给王后做贺礼,恭祝鲛人王和王后恩爱永久!”一声洪亮的声音响起之后就看到一个领头侍卫模样的人带着几个手下手捧着一颗闪闪发光的碧海珠走了进来。

    鲛人王和王后看到海族之人的时候似乎并没有想象般开心,鲛人王后眼神复杂的和鲛人王对视一眼,鲛人王给的王后一个放心有他在的眼神,然后直接开口道“代本王和王后多谢海族首领的美意,使者请入座!”

    “呵……”

    海族使者刚入座那个神秘人就轻笑了一声,似乎对鲛人王和那使者之间的对话感到好笑。

    红樱越来越搞不懂这个神秘人到底想干什么了。

    宴会上歌舞升平,一片其乐融融,但不过都是表面的平静罢了。

    “早就听闻鲛人族中有一圣物,不知我等能否有幸见见所谓的圣物?”海族的使者看了看上面坐着的鲛人王和王后,提出了一个大家都没有想到的要求。

    鲛人王一听使者的要求脸色都变了。

    果然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这海族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了!

    “放肆,我鲛人族的圣物岂是你们海族能觊觎的?”鲛人王还没说什么,他的同胞弟弟就先起身呵斥了起来。

    鲛人王对自己弟弟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冲动,然后才笑道“使者有所不知,我鲛人族的圣物一直都由长老们封印在我鲛人族圣地中,怕是无法取来了!本王在此敬使者一杯,愿使者能够体谅!”

    这个时候并不是鲛人族和海族撕破脸的时候,鲛人王自然只能忍下今天的事情。

    “本使者能够体谅,怕是有的人心思并不单纯吧!”使者意有所指的看着一旁的鲛人王同胞弟弟。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还能害我鲛人族不成?”鲛人王弟弟虽然不知道这个海族的使者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但就算他知道了他现在也不能承认。

    他的计划眼看就要成功了,自然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意外。

    “我可什么都没说!”海族使者轻描淡写的说着。

    最后坐下后便将眼神一直看着他对面的神秘人。

    神秘人并没有理会海族使者,依然自顾自的吃着东西喝着酒,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上面坐着的鲛人王和王后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神秘人,但是王后和鲛人王看到神秘人后的表情各不一样,哪怕他们没有看清神秘人的样貌,他们的举动也证明了他们是认识神秘人的。

    尤其是鲛人王后看着神秘人的眼神要多复杂有多复杂,若是仔细看还能看到王后的手紧紧的抓着,将自己掌心抓破了都没有感觉似的。

    515174057992326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网址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