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三少爷林晨

    “晨儿,你太让为父失望了!”

    林晨停下脚步从脑海的系统画面中收回心神,抬头望向面前那张怒气冲冲的脸,心中颇为无语。

    我才当了你两天的儿子,哪有时间让你失望了?

    “你武道半途而废其实也没什么,毕竟能够成为武者的人只是少数。被人陷害逐出青阳师门,错不在你,只恨人心险恶,防不胜防!”触到林晨看起来有些陌生的目光,林震南心中一软,语气略微缓和了一些。

    “不过,你不该这样自暴自弃,即便秦家撕毁婚约又能怎样?好男儿何患无妻,你已经十八岁了,不走武道一途,你也可以经营林家诺大的产业,也可以开枝散叶,接续林家香火……”

    林晨握紧拳头,静静地听着。

    林震南的每一句话,都会触动一些前任所经历的过往,使他感同身受。

    他是后世少林寺俗家弟子,自幼醉心武道二十余年,成为一代高手。却在一觉醒来,莫名其妙来到这个武风盛行的世界,成为林家三少爷。

    那些触动的记忆化作一幅幅画面闪现在林晨的脑海。

    种种截然不同的情绪杂陈其中。

    有高傲,有雄心,有愤怒,有屈辱,有仇恨,也有不甘……

    三少爷林晨,少年天骄,资质奇佳,修炼速度令同龄人望尘莫及。

    十四岁晋级七阶武徒,极有希望在十六岁前开出气海,炼出元力,成为黑石城最年轻的武者。

    晋级七阶武徒不久,远近闻名的武道门派青阳门派出长老登门考察,随即被带回山门准备重点培养。

    青阳门乃是名门大派,招收弟子向来极为严格,入青阳门如同一条金光大道铺在脚下,前途不可限量。

    无数武徒都梦想拜入山门,却始终不得门径。

    三少爷此去,可谓一步登天。

    然而想不到,噩运却从此开始。

    入青阳门不足旬月,林晨被诬盗取经阁武技,在没有弄清事实真相之前被宗门实权人物私废经脉,又被人无端指证,坐实罪名,按门规逐出门墙。

    几年来,林震南散无数家财,四处寻访高人名宿,希望能医好林晨经脉,重续武道。

    只是,下手的恶贼手段极其阴狠毒辣,经脉被毁得一片糜烂,已是回天乏力。

    武徒炼体,武者炼气。

    炼体是标,炼气是本。

    经脉被毁,不但无法开辟气海,修炼元力,便是炼体也大受影响。

    致使林晨几年间,始终停留在武徒七阶,不得寸进。

    或许一生都将止步于此。

    从希望到失望,从失望到绝望。

    一代天骄就此跌落尘埃。

    更让三少爷痛心的是,向来倾心的情侣秦可儿随后无情斩断情丝,从此天涯陌路。

    秦可儿是黑石城武道世家秦家家主的独女,资质虽不及林晨却也出类拔萃,而且天生丽质,艳名远播。

    当年,林晨刚刚加入青阳门,林家主当即登门求婚,姿态何其谦恭。

    可是得知林晨再也无缘武道之后,退婚的言辞又何其决绝。

    这个世界以武为尊,再富有的人也需依附于强大的武者才能生存。

    武是立世之根本。

    林晨境况如此,秦家退婚原也无可厚非。

    让林晨愤怒的是,他倾尽肺腑诚挚挽留时,秦可儿却恶语相向,把林晨贬得体无完肤,一无是处。

    连同武道之路一同跌落尘埃的,又多了一颗看尽冷暖的慕艾之心。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情不知所终,万念俱灰。

    从此,林晨心灰意冷,日渐颓废。

    最后终于生无可恋,投河自尽。

    这才机缘巧合,使自己变成新的三少爷林晨,出现在林震南的面前。

    真的再也不能成为武者了吗?

    前世与今生,林晨都不会放弃执着的武道之心。

    既然占据了你的身体,那么就让我完成你的武道之路吧!

    一念及此,林晨又把心神投入到脑海中的系统画面中。

    “晨儿,你到底听没听到为父在说什么?你这样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分别?”看到林晨心不在焉的样子,林震南怒气再起。

    “大概……咸鱼比我要咸一些吧!”想不到“咸鱼”一词在这个世界也通用,林晨展颜一笑。

    希望自己的笑容可以给父亲带来些许安慰吧!

    林震南记不清有多久没有看过儿子笑过。

    “咸一些?”他心情顿时好了许多,语气却依然严厉如故,“晨儿,听好了,我决不希望我林震南的儿子连一条咸鱼都比不上。”

    林晨满脸正色,道,“父亲放心,咸鱼是翻不了身的,而你的儿子却一定会翻过身来。”

    林震南心中默默叹息一声,经脉被毁之初,儿子也曾无数次说过类似的话。

    然而山穷水尽,穷途末路,人力焉能胜天?

    难得林晨有了振作的苗头,他又怎么会冷了儿子的心。

    林震南目露嘉许地点点头,“你放心去做吧,尽快熟悉家里的产业,以后你就是林家的支柱。为父承诺,不论陷害你的人实力多强,背景多深,为父都一定替你了结。”

    无边暖意涌上林晨心头,有父如此夫复何求?

    然而,仇家实在是无法抗衡的存在,别说林震南,便是整个林家一族加起来都惹不起。

    不然也不会就这样息事宁人。

    “父亲放心,我自己的仇,就是爬着,我也要自己报完。”

    林晨说完,抓起一把扫把,开始清扫宅院。

    “晨儿,这是?”林震南愕然。

    “孩儿要锻炼自己的心性,横扫天下,就从扫这宅院开始吧。”林晨头也不回地回答。

    林震南注视着那道熟悉的背影,看着他渐扫渐远,终于摇头叹息而去。

    察觉林震南离开,林晨神秘地笑了笑,开始查看起脑海中随身系统的画面。

    那是极其简明的格式画面,上面分别是标注有功法、武技、阵法、典籍、兵器、丹药、材料、技能、杂物字样的九块分割区域。

    每一块区域都秘密麻麻地存在着许多条目。

    但这些并不是全部,随着林晨的意识指令,页面会按照他的意念自行翻页,显示出更多的条目。

    这些条目,林晨之前已经翻看过多时,也只看了其中很少的一部分。

    以浩若烟海来形容,毫不为过。

    此时,林晨关注的是九块区域之外的一行醒目文字。

    上面写着:步数,八万八千一百六十七步。

    比之前多出了三百多步。

    随着林晨挪动脚步,数字也在跟着相应增加。

    这是一个以走步步数兑换各区域所列条目的兑换系统。

    每个条目后面都标注着兑换所需的步数。

    系统刚刚激活时,林晨还半信半疑。

    为了验证真伪,他特意从杂物区域用三百步的数值兑换了一个一次性打火机。

    结果,居然真的成功了。

    消耗掉三百步的数值,一个红色的塑料打火机出现在一米见方的随身系统空间。

    打火机会随着林晨的意念出现他的手上、腰间、怀里,总之身上任何一个他想出现的地方。

    哪怕是鞋里,只要空间足够。

    “距离十万步已经很近了!”

    林晨低语一声,加快了清扫步伐。

    清扫不过是掩人耳目,他的终极目的就是单纯要一个数字。

    在府中不那么方便,回府之前他一直在偏僻的地方跑动。

    但不能总在外边,这不,刚刚时间稍微长些就遭到了林震南的训斥。

    目标,十万步。

    达到十万步,就可以从典籍区域兑换一本名为《经脉全解》的典籍。

    按照这本典籍备注的介绍,里面内容便是论述经脉出现种种问题后的解决之道。(Www.23s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