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夜至麻星城

    听到对方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阮同勋将眼前的林晨和当年的画像快速对比了一下,的确是有着七八分相似。

    林晨深夜到此所为何事?

    如果说只是为了以前的旧事,那绝不可能。当时大夏全境通缉林晨,每个城池,甚至村镇都张贴着通缉告示,但绝大多数地方都是走个程序而已,毕竟谁也不知道林晨到底会不会到当地去。

    但如果说,林晨是为了杀他而来,却也不像,毕竟林晨眼前这个样子,似乎是有话要说,提起这件事情只不过是例行的开场白而已。

    林晨到大夏国当了逍遥王,是大夏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身为一个王爷,深夜驾临麻星城,其用意却颇费思量啊!

    阮同勋心中快速闪过了几个念头,表情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惊讶,他满脸笑容地辩解道,“逍遥王殿下,真是稀客啊。若说起当年那档子事,大夏境内不过都是走个过场而已。阮某可是只奉旨张贴告示,没有出兵出力,并没有与王爷为敌的打算。不信,王爷回想一下,当年你与官军交战经过,可曾有麻星城的一兵一卒?”

    说话间,阮同勋把一部分注意力放到了房外,探测了一下林晨是否还有其他同伙。

    果然有,他感受到了玄霓裳的存在,对于他来说,玄霓裳的凝元境气息已经是非常强大了。

    凝元境强者,再加一个林晨,阮同勋心中已经拿定了主意,一定要虚与委蛇,能不起冲突绝对不起冲突。

    不知不觉,他脸的笑容又恭谨了几分,带着十足的诚意,身体略微前倾,规规矩矩地站在林晨身前,如同仆人面对主人一般。

    林晨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看着阮同勋,微笑说道,“这个无须辩白,如果当年你的人要是围杀林某,现在你已经死了。但毕竟●app下载地址xbzs●你做了,或者有准备围杀林某的打算。”

    “冤枉,实在是冤枉,真没有啊。”阮同勋再次辩解。

    林晨道,“有没有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本王今夜为何来找你?”

    阮同勋拱手道,“在下的确很好奇,不过,王爷乃是贵人,无事不登三宝殿。王爷但有什么事情,吩咐便是。在下必然竭尽全力,为王爷效劳。”

    林晨满意地点了点头,道,“本王最近新练成了一门武技,想请阮城主指点一下。”

    “不敢,不敢。”阮同勋忙不迭声地说道,心里不禁狐疑起来,看来林晨的确是来者不善啊,难道这就要动武了吗?

    想起林晨与朝廷大军的几次交锋,阮同勋心中一阵胆寒,以自己的境界就是十个也不是人家林晨的对手,而且还不知道林晨外面还有多少帮手。

    瞬间权衡了一下,他依然满脸恭谨,没有敢起任何心思。

    甚至只要他一声呼喊,城主府的黑甲卫在二十息之内就能杀过来,但那是根本没用的。

    林晨大体能猜出他心中的想法,眼睛在阮同勋身随意地一扫,随后又随意地屈指一弹。

    一道元气形成的气弹弹射而出,瞬息洞穿了阮同勋的睡衣袖子,气弹余威不减,射在了青石墙壁。

    “砰”地一声响。

    坚硬的青石竟被林晨的元气弹洞穿,从圆圆的小孔中射进来一缕暗淡的月光。

    阮同勋盯着那个小孔,脸的冷汗涔涔而下。林晨说得没错,如果他想杀自己,自己已经死了。

    不过,他的应变还算很快,脸带着震惊之色,口中却是对林晨说道,“王爷神功,应该放眼三国境内,无人可敌。可喜可贺啊。”

    此话倒不是他刻意奉承,联想到林晨从天而降的神武模样,阮同勋确实是这样认为的。至少,以他的见识,还没有见过超过林晨的强者。

    林晨眉毛微微一挑,似笑非笑地点点头,“阮城主还算有一些眼力,这个就赏给你了。”

    说着话,林晨手势一动,一个圆球向阮同勋射去,去势不是很快,如同随手抛物一般。

    阮同勋感受到林晨并没有运用元力,应该是没有借机杀死自己的意思。急忙用手一抄,将那件东西接在手中。

    那是一个黑色的药丸,但比药丸要光滑得多,葡萄大小,散发着淡淡的药香。

    “这…….”阮同勋用手托着药丸看向林晨,想问又不敢问得太直接。

    “吃下!”林晨的声音变得冰冷起来。

    阮同勋迟疑了一下,看看林晨冷的表情,狠了狠心,将药丸放入口中。他本来想将药丸入口之后,隐藏于舌根,等林晨走了之后再吐出来。

    可是,事实和他想的并不一样。这种药丸和其他药丸完全不一样,似乎更像一个冰块做成的,只是没有那么冰凉。药丸甚至在他口中还没有停留一息的时间便化为津液,进入其腹中。

    阮同勋心中暗暗感觉不妙,脸却不敢表现出来。

    即使知道药丸有这个特性,他敢不吃吗?林晨的心狠手辣在大夏是出了名的,凡是和他作对的,没有一个有好结果的。

    “这是?”出于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他还是忍不住在药丸入口之后向林晨问道。

    林晨面无表情地说道,“这是一枚丹药,价值不菲。而且是一枚毒丹,不过你也不用太过害怕,此丹一年内才能毒发,一年之内服下本王的解药便可抑制毒性发作。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王爷需要在下做什么呢?”阮同勋脸色微变地问道。

    林晨点了点头,“看起来你是一个聪明人,不过本王要告诉你的是,也许这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本王的确有事情需要你做,但不是现在,需要你做的时候,本王自然会来找你。你只需要记得一件事就好,只有本王有解药,届时没有解药压制毒性,你就明白下场是什么了?”

    “在下明白。”阮同勋心中发苦,可是还勉强装着平静地躬身说道。

    可是,之后却没听到林晨再说什么,等了一会儿,林晨还是没有说话。

    阮同勋抬头一看,面前的椅子已经空无一人,林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离去。(Www.23uu.org)